<th id="q8djp"><pre id="q8djp"></pre></th>
    1. <tbody id="q8djp"></tbody>
    2. <rp id="q8djp"><ruby id="q8djp"><input id="q8djp"></input></ruby></rp>
    3. 您好,,歡迎訪問煙臺文藝網!
      您當前的位置 : 膠東在線(二套)  >  煙臺文藝網  >  精品創作

      佳作賞析|提云積:若夢浮生

      作者: 更新時間:2023-02-21 13:50

        其實,這世間所有的物種都活在一場夢里。

                                                                         ——題記

         剛踏上平臺,便一眼看見它,看見它枝柯紛雜且龐大的樹冠。

         雪時斷時續,有時頗大,有時甚小。天上的陰云不急不緩,偶爾會有一束光從碎裂的陰云間隙里照射下來。在灰黑色天際的映襯下,光是金黃色的,有棱有角,能很直觀地看出它們照射的路徑。與陽光間雜的陰云灰黑不定,那些淺灰色的云朵被陽光穿透,發出亮眼的白,黑色的更加黑,陽光不能穿透便描摹了金色的邊緣。

         我在它面前站定的時候,雪又大了起來,沸沸揚揚地漫天,待至地面卻消散無跡,陽光完全被陰云遮住。它無聲地站在雪里,黝黑的軀體與紛雜的枝柯跌跌撞撞地穿越那些飄揚的白雪,努力與我的思緒糾纏在一起。偶爾露出的陽光距離這個空間極為遙遠,它們的出現是對這個世界的重新結構。

         它是一棵古槐樹,神情肅穆高古,一看就是帶著古老魂靈的。我不出聲,它也不說話。我們彼此審視,彼此猜測——如果它真的有思維的話,但我是這樣相信的。它所在的空間被人為地禁錮起來,東、南、西側,三面灰白的泥土墻,一人多高,約兩米。北側是黑色的鐵藝柵欄,及至成人的腰部。柵欄上拴了許許多多紅色狹長的飄帶,飄帶上有印刷的金色字跡,也有自己書寫的墨字,無一例外是一些祈福的詞句。它所處的空間看似是一個小院,因為它的軀體過于粗大,再加之龐大樹冠的籠蓋,這個空間便顯得狹小。

         在小院的西側是兩間低矮的瓦房,即便沒有高層樓房的映照,瓦房也是低矮的。其實兩間瓦房只有一間是正規的房間,東側的一間是過間,早年應該是街門開在北側。兩扇老式木板門,黑亮的漆色,一邊一個紅“福”字,與門環齊高,西側門板上的紅“福”字上緣耷拉了下來,露出殘存的去年的“福”字。“福”字的黑依舊黑,沒有了亮,紅紙已灰白,對比強烈,這是流逝歲月最真實的寫照。

         天地間沒有風,雪也似乎沒有聲息。此刻,只有我和它站在雪里。北方的大地還被春節的氣息籠罩著,這一刻是正月初三的下午,剛吃過午飯。在這樣的天氣里,此時此刻,人們都在溫暖的房子里,或許還在推杯換盞,或許正在聚集游戲,小區里難得見到人影,我們所在的空間便顯得更加安靜。何況這里是小區東南方向的一隅,東側是村子里遺留的幾處老宅。小區在村子的西南方向,以前是村子的一部分,因為是城鄉接合部,開發商先行一步,在這里建了這個小區,以這棵古槐命名,叫作名槐嘉園錦和城。

         小院是它現在的偷生地,請原諒我用到“偷生”二字,我想這不是它的本意。想象一下,一棵古槐樹,它剛于這世間露出探尋的子葉時,這個空間是怎樣的?我可以提供一些旁證來加以說明。從它偷生的地方向南不過幾步遠便是一處低洼的田野,田野里栽種著冬小麥,F在是小麥的冬眠期,那些灰黃的泥土襯托著小麥的墨綠生機。

         早年這里是一條溝,很寬的一條河溝,應該是一條季節河。根據河溝的現狀已經不知其來處,也不知其去處,只有北側陡峭的岸壁昭示曾經逝去的水跡。村里老人代代傳說,河溝北岸以前有幾戶張姓人家居住,叫作張家莊,那時仲姓先人還在距離此處不遠的另一個村莊生活。究竟是哪一年從另一個村莊遷到此處的,又是因為何種原因離開原地的,老人沒有明確的說辭。

         古人認識世界采用的是觀察法。仲姓始祖之所以離開原地,卜居于此生活,我想不外乎因為這兩點:一是這里水源充足,有水可養育萬物;二是有河流的地方,兩岸必會有肥沃的良田,利于耕種稼穡。因為是仲姓,根據此地的地理特性,為了有別于已經存在的張家莊,就叫作仲家溝了。歲月流逝,世間萬物都在發生著改變,村莊也不例外。仲家溝日漸發展龐大,張家莊被吞并,F在從村莊各姓氏居住的范圍還能清晰地分出古時村莊各姓氏的大致分布情況,以古槐樹為準,以西為仲姓,以東為張姓,劉姓在村莊的西北角。

         村莊在水之陽,擇陽地而居。根據傳統文化教義,陽地適合萬物生發,古人很懂得風水常理。沒有村莊之前,此處或許是一片無垠的曠古原野。原野上有茂盛荒草,荒草開出不同顏色的花朵,花朵吸引了蜜蜂和蝴蝶;牟堇锫穹煌男~F,小獸們安于這方天地。直到若干年后,張姓建了第一座村莊。再至若干年后,仲姓的先人得到冥冥中的某種暗示,也奔向這一方充滿生機的天地。那時,古槐樹或許有,或許沒有。不管是有還是沒有,有一點須認承,這一方天地的繁茂生機,吸引了世間靈動的萬物,帶著朝覲的心于此生活。

         村莊與仲家溝各姓氏后人以及古樹相伴,世世代代于此繁衍生息。古樹于此多少年了,沒有人能說得清楚。有說八百余年,有說九百余年,也有說一千余年了。時間已經是記憶之外的,或許時間根本就不曾存在過,或者時間只是為了用來證明人世的更迭,與它沒有絲毫的關系。仲姓以孔子門生仲由為始祖,并以此為榮,仲家溝的仲姓以仲氏大家族的班輩論已有傳人75代。我曾經想以仲家溝仲姓族譜作為依照,考證古槐樹的年歲與來歷,無奈的是,都不知族譜遺落于誰家,有猜測,但不能確信。

         根據古槐樹的外觀,加之與其他村莊的古槐樹橫向比較推測,民間說辭八百余年比較可信;蛟S張姓于此時,這棵古槐樹便有了,但張姓族譜也已失落,根據春節期間供奉的族譜只能上溯幾代人?梢悦鞔_的是,張姓于此比仲姓要早,具體早多少年,無法定論。如果不能以時間為標準衡量古槐樹的存世狀態,那么只能通過它的外觀感受它于這世間承載的歲月流逝。

         在我踏上平臺第一眼看到古樹的時候,以為它的主干和小院南側的圍墻一樣高,也就兩米,還沒有以它為依托的那些構成龐大樹冠的樹枝高。待我繞到小院的南面時才發現,古樹橫向匍匐在院墻外的那些樹枝是古樹主干的延伸。古樹因為中空,不能承力,在兩米左右的高度扭折歪向東南方向,是小院的院墻承托阻住了它倒下的趨勢,F在看到的樹冠是從古樹的腰部位置生長出來的側枝。院墻南的枝干百折千回,長度無法估測,主干的直徑約有80公分,側枝的直徑約有50公分,比現在看到的樹冠的樹枝還要粗大。無一例外,這些樹枝皆呈干枯的樣子,有的枝干已經中空,地面有幾段朽干斷裂掉的樹枝。

         老人說,古槐樹在古時便已中空,從腹腔中生出一棵樗樹,兩棵樹相互依存。根據古槐樹遺存的樹洞,可以推測出樗樹的直徑大約有60公分的樣子,這樣粗的樗樹大約有百年歷史。20世紀50年代,村民砍伐了樗樹,用樗樹的樹干做了許多矮凳。中空的古槐樹因為沒有了樗樹的依靠,攔腰倒向東南方向。

         這世間的物種,都是需要承載一些使命的。小院里有豎立的展板,圖文并茂,文字中提到宋太祖趙匡胤。不得不說,趙匡胤于萊州大地留下太多太多傳說。文字說趙匡胤式微時,不知得何方高人指點,到萊州地域尋找良機。那時趙匡胤是否知道高人是給他指明一條奪取天下的路徑,后人是無從知曉的。趙匡胤依言而行,行至此處,因天熱,人困馬乏便于樹下休憩,將外袍脫下掛于古槐樹的樹枝,借著仲家溝的河水洗卻風塵。

         得到休憩的趙匡胤一路西行,最終奪取天下。人們相信趙匡胤之所以能奪取天下,與他將外袍掛于古槐樹的枝干有著隱秘的聯系。從此,每年槐花黃時,古掖縣與古萊州府的學子不管是參加鄉試還是秋試,都要到此樹下將自己的外袍高掛于樹干,取“高中”之意,在樹下焚香跪拜,求得古槐樹的庇佑。周邊鄉民,也常于此求祈自己想索取的一切身外之物。

         如果這個故事成立,趙匡胤式微之時便有了這棵古樹,而且那時古樹已經高大繁茂。那古樹應是生于唐,或者隋,或者更早的時代。第一次到仲家溝尋訪這棵古樹的時候,我把展板上所記載的故事當作真實的傳說。此處我說的“真實的傳說”,意思是指,以仲家溝為載體,族人經過幾百年的代代傳說形成的文化現象。當我再次回到仲家溝走訪了一些老人才知道,故事是現代人出于某種原因所虛構的。但村野傳說具有鮮活性,世人的相信便是傳說頑強的生命力,只怕這個虛構于當代的傳說會依附于古槐,繼續散播流傳下去。

         古槐樹的主干與側枝上捆綁了許多紅色緞帶,長寬不一,如同北側鐵藝柵欄上的緞帶是一樣的。有那么一瞬間,我想,古槐樹的攔腰折斷是否與人類的希冀有關。它所經歷的歲月已經使它不堪重負,還被人為地捆綁了人類太多太多的希冀,從而使它攔腰而折。從古槐樹的側面看,它倒下的樣子像似一座橋,臥于歲月里,后人行于古槐搭建的橋上,可以通向他們祈求的每一個心愿。有多少學子的功名,是在古槐樹的努力之下達成的?沒人知道。古槐樹守住了多少人的秘密?也沒有人知道。

         有一點須認承,槐于這世間,最先是代表功名利祿的,后來才有了追思先祖之意。周代時,宮殿外種有三棵槐樹,三公朝拜大王時,須面向槐樹站立。后人便以“三槐”喻作三公,即太師、太傅、太保,周代三種最高官職的合稱。由此,槐便與古代官職有了聯系,成為官職的代名詞,也成為后世人孜孜以求的目標。隋開科舉,及至唐時,科舉考試關乎讀書士子的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借此階梯而上,博得三公之位,是他們的最高理想。因此,常以槐指代科考,考試的年頭稱“槐秋”,舉子赴考稱“踏槐”,考試的月份稱“槐黃”。

         不得不說,對于一些身外之物,人們窮其一生都在追尋。這些身外之物,古人都以夢相喻。少年時期便知道成語故事“一枕黃粱”,但對隱于故事里的意義沒有更多理解。故事說青年盧生,趕考途中經過邯鄲,住在一家客店里。從這幾句話,可以猜到故事發生在北宋時。北宋定都開封,趕考經過邯鄲,應該距開封不遠了。這里的“不遠”不僅僅是現實的路途距離近了,還有想象中所追求的榮華富貴也是指日可待。

         與盧生一道住店的還有一道人,傳說里稱作呂翁。會不會是呂洞賓呢?故事中沒有交代。道人已是方外人士,說是仙人也不為過。被尊稱為“翁”,應該是得道的古稀之人。盧生同呂翁談話之間,連連怨嘆自己窮困的境遇。呂翁并無勸解之意,卻從隨身的背囊中取出一個枕頭來,對盧生說:“看你奔波勞累,先枕著這個枕頭睡一覺,一覺醒來飯就熟了。”盧生不知,呂翁在這里給他打了一個埋伏。“一覺”里會有什么?有夢。什么夢?這是呂翁的高明之處,他不說,只是說一覺醒來飯就熟了。醒來,是什么意思?呂翁還是沒說,這要看每個人的理解能力。這時,店主人正在淘洗黃粱下鍋,準備煮黃粱飯。離開飯時間尚早,盧生枕著呂翁給的枕頭倒頭便睡,夢境隨之而來。

         夢是紛繁多彩的,盧生的夢應該還有更多的希冀,他想求得的身外之物多,便在夢里得到徹底釋放。在夢里,他不但中了本科科舉,還娶了清河崔府里一位高貴而美麗的小姐。小姐風姿綽約,溫婉迷人,可謂是雙喜臨門。第二年,又考中進士,后來便步步高升,從節度使、御史大夫,直到當了十年宰相,后來被封為燕國公。共生了五個兒子。為什么是五個兒子呢?無外乎取“五子登科”之意。古時,人們對“五”情有獨鐘。諸如五帝、五行、五岳等等,“五”已經不是單純的一個數字,它包含更多深意!墩f文解字》中對“五”的解釋為:陰陽在天地之間交午也。書生清醒時所有細微的想法及抱負都在夢里得到驗證。他的五個兒子都做了官,而且都和名門望族結了親,可謂門當戶對;五個兒子給他生了十幾個孫子,個個都聰明出眾。夢里的盧生真是子孫滿堂,福祿齊全,他一直活到八十多歲才壽終正寢。

         美夢虛幻,可惜時間太短。如果夢里不是因為自己壽終正寢,想必盧生還不會醒來,他想要追求的東西太多太多,哪里會是一場如此短的夢就能完成的。懷著迷茫心態醒來的盧生,才發覺他曾經擁有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夢,店主人煮的黃粱飯竟然還沒有熟。盧生想想幾十年的榮華富貴,竟是短暫的一夢,夢里的一幕幕場景還如同當下,醒來卻是眼前花一般。盧生用猶疑的眼神看著呂翁。呂翁微笑道:“人生不過如此而已。”故事沒有交代盧生是否繼續去參加科舉考試了,也沒有交代盧生的最終結局,但呂翁的一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清代杰出文學家,有“短篇小說之王”稱號的蒲松齡,將故事情節加以發展寫成《續黃粱》,起初知道“一枕黃粱”就是從《聊齋志異》里知道的!读凝S志異》是蒲松齡的代表作,在他四十歲左右已基本完成,此后不斷有所增補和修改?婆e時代,蒲松齡在科舉場中極不得志,雖滿腹實學,卻屢屢不中,至46歲時方被補為廩膳生。蒲松齡的《續黃粱》是不是對自我的一種勸解,我們無從知悉。元人馬致遠根據這個故事,對一些情節稍加修整完善寫成雜劇《黃粱夢》。明人湯顯祖,也據此故事改寫過雜劇《邯鄲記》。這些文人的仕途都是一言難盡,唯一區別之處在于,有的求而不得,如馬致遠、蒲松齡;有的得而難守,如湯顯祖。

         起初閱讀《聊齋志異》的時候,少年的心智與經歷尚淺,僅僅將之當作神話,看的是一場場人間鬧劇,并不能理解故事里隱藏的含義。這個故事所傳導的意義,醒悟過后的時候已經是中年。那么,人生的真諦到底在哪里呢?也許放棄現實與夢中那些不實的追求,才能找到最終答案。

         柳三變曾有一闋詞《鶴沖天·黃金榜上》: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云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詞意不難理解,我更喜歡上闋。白衣卿相,該是何種的人生態度才能達成?這應該也是一個夢,與世人追逐的榮華富貴不一樣的一個夢。這個夢會不會得到?我自問,或者是問面前的古槐;我們照舊沉默以對。

         剛才停歇的陣雪,又盛大起來,紛紛揚揚,像要湮沒這塵世一般。眼前晃過黑羽,飄雪里有喜鵲的身影。它帶了微風來,晃動了古槐樹冠的枝柯,面前的一切漫漶相似于一個虛晃的夢中。

         時久寒涼漸盛,在我轉身將要離開的時候,面前的高樓才被我認真地關注起來。我承認,因為這棵古槐樹,我把它們忽略了,現在不得不認真面對。它們是村莊的取代品,村莊僅余的幾棟平房,還在堅守著仲家溝這個名字,小區因為古槐有了新的名字。以后這世間是否還有仲家溝這座村莊?當我再次回到仲家溝,我問村委人員,仲家溝是否還會繼續開發新的樓盤,答案是“正常情況,整體開發”,這樣的說辭無疑是肯定的,F在還站立的平房或許再過幾年也會被高樓所取代,新的高樓是現在小區的繼續延伸。

         如果照此下去,仲家溝的名稱會不會就此消失?在座的老人選擇沉默,村委人員不置可否,只是努力動了動嘴角,看不出是欲言又止,還是想笑一笑作為對我的回答。其實,這個問題,我在心里盤桓了無數遍。應該不難回答,只是當下以村莊為依托的村民在自我感情認知上有一道鴻溝,不能逾越。但是,現實中,這一步還是已經邁出去了。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新的取代舊的,如同,仲家溝取代張家莊一樣,看似是一個不經意的過程,都有人為的因素和力量在里面。仲姓始祖曾經給予厚望的村莊,隨著歲月的流逝也會如同一場夢一樣,在某一個時日醒來……

         再來已是仲夏時節,并沒有刻意選擇再來的具體時間,那日有空余時間便來了。古樹已經繁茂,枝葉濃密,如一朵龐碩的綠色傘蓋,偌大的空間更顯逼仄。樹上新綁了許多紅色的緞帶,我準備拍一張紅緞帶與古樹黝黑的主干色彩對比的照片,卻發現紅色緞帶上用黑色的水筆寫了“逢考必過”“金榜題名”之類的詞匯。經由此提醒,我才猛然想起明日便是一年一度的高考日?磥,虛構的傳說依舊在延續。

         樹下擺放著供品,還有白瓷的酒瓶,一個褐色陶土的大花盆做了香爐,香爐里有燃燒過后的香灰,厚厚的一層,已經遮蓋住插香的沙土;被S,舉子忙。還不到槐花時節,舉子們忙,家長們更忙。我離開前,不時有人帶了香紙來,先在樹枝綁上紅緞帶,再擺放供果,插香三支,點燃,有煙縷縷,慢慢升騰起來,穿過密密匝匝的樹冠枝葉,向一個未知的空間散去。

         我想到墻南去,看看古槐樹伸到墻南的那些枝干現在怎樣了。正月里看到的路徑已被雜亂的荒草覆蓋,我只好先下到溝底,從溝底東側的一個緩坡爬上去?嘤诨牟萏,已高過人頂,無功折返;氐綔系,我選擇繼續向東,記得正月里,墻南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到剩余的半個村莊里。穿過幾棟荒敗的村舍,尋得記憶中的那條小路。這里也是早無人跡,依舊是雜亂的荒草覆蓋,之前的那條小路已被兩側荒長的雜草擠對得不能穿行?謶只牟葜杏猩呦x小獸,便不敢前行,只得彎下腰去,從雜草間隙看向古樹的方向,那方區域太靜,有一種空洞的灰暗,與那些荒草綠意形成強烈的反差。

         這方區域太靜了,那些紛亂的荒草會不會在共同構織一個屬于它們這個群體的美夢?在這個美夢里希冀它們共有的一個夢想,希冀還原那片古時的曠野?荒草是新生,我情愿相信這些荒草是攜帶著傳世密碼的。古槐樹一直在,如果這世間所有的過往都是夢一場,那么古槐樹就是這場夢的觀客,它不動聲色,看著我們人類在這場夢里頻繁地出入,不斷地置換各種角色,去追逐屬于各自的夢境。

         古槐樹有沒有夢,我們無從知曉。如果有夢,與我們的夢境會不會相同,不得而知。只是知道有的人依舊在夢里,有的人正在醒來。

         【作者簡介:提云積,男,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散文委員會委員。作品散見于《天涯》《山花》《山東文學》《中國校園文學》《百花洲》《當代人》《散文百家》《膠東文學》《大地文學》《牡丹》《劍南文學》《鹿鳴》等!

      責任編輯:文藝網編輯部
      友情鏈接
      關閉
      香蕉99亚洲大尺度av_亚洲国产激情在线一区_黄色网站国产亚洲第一黄片_女上男下gifxxoo动态图午夜在线
      <th id="q8djp"><pre id="q8djp"></pre></th>
      1. <tbody id="q8djp"></tbody>
      2. <rp id="q8djp"><ruby id="q8djp"><input id="q8djp"></input></ruby></rp>